凌宗伟:让课堂成为张扬生命的舞台——兼谈课堂教学的“课感”与“动态生成”

Leave a comment

课堂教学,是一种师生的“生命在场”。

理想的课堂教学是师生生命体的相互交流、沟通、启发、补充的过程,在这过程中生命体彼此分享阅历、积累、心态、情感、观念、价值取向等,已在学生周围构成一种“场”,是“思维场”,也是 “情感场”;是“道德场”,也是“生活场”,姑且统称它为“生命场”吧。“场”,本是一个物理概念,是指物质存在的一种基本形式,具有能量、动量和质量,能传递实物间的相互作用。

在我们所说的“生命场”里,蕴含着人的生命素质、生命质量、生命境界持续不断的生成的能量,这是一个渐进的、多层次的、多维度的、多因素的生命体相互作用和相互推进的彰显生命光彩的过程。

“生命场”主体是一个个具有鲜活生命、独立个性的生命个体,他们有各自的能量和动量,更有相互的碰撞,碰撞就会产生新的能量(也就是我们说的“动态生成”),这能量他们有意识的接受也好,无意识的感应也罢,它不可能百分百按规定的轨道运作,常会生成一些意料之外的,有意义或无意义的,重要或不重要的新信息、新情境、新思维和新方法。这一个时时充满火花、处处蕴涵生机的碰撞,就会形成巨大的“生命场”。而要推动“生命场”的建设,就需要教师具有良好的“课感”(对教材、学生、课堂等特有的敏感),以期实现个体生命碰撞的持续不断的“动态生成”。

我们要有在文本本身的字里行间理解文本的本意的功夫

在预设时,教师要在自己对文本的研读中探寻文本的本意,离不开他对具体文本独特的敏感,作者的意图和他所表达的思想与情感就在作品中。可是我们往往捧着“一千个读者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的信条,忘记了“词不离句,句不离篇”的文本解读准则,脱离文本去解读,结果常常将“哈姆雷特”变成了“李尔王”。充分的预设,其实质体现着对文本的尊重,对文本的尊重,其实也就是对作者的尊重。

作为语文教师,备课时,我们要有在文本本身的字里行间理解文本的本意的功夫;课堂上,才可能指导学生联系现实生活和个人的经历读出自己独特的感受(也可以这样说,只有教师有了自己的感受,才可能渐渐培养出学生的课感)。类似《紫藤萝瀑布》中的“那时的说法是,花和生活腐化有什么必然关系。”和“我曾遗憾地想:这里再看不见藤萝花了。” 《雅舍》中“我仍安之。”“我有一几一椅一榻,酣睡写读,均已有着,我亦不复他求。”等句子,其实透露了作者的某种情绪和思想,我们一定要有那种敏感迅速的捕捉住,并有相对深入的思考,因为,这些句子往往就是课堂生成的引子。

教师在设计教学方案时,必须找准教材重点和难点的突破口

课前的充分预设是实现动态生成的关键。教学作为一种重要的实践活动,需要教师在课前周密的筹划和设计。教师在设计教学方案时,必须找准教材重点和难点的突破口。比如小说教学离不开形象,可能充分运用多媒体技术,再现课文描写的形象,就不失不失为小说教学的有效手段。因为多媒体集图文、音像和动画等多种表现形式于一体的功能,表达更加直接和形象。

去年我教《孔乙己》,我从网上下载了根据原著摄制的配有原文旁白的电影《孔乙己》,通过多媒体播放给学生观看欣赏,并要求同学们思考孔乙己是一个怎样的读书人,在学生看完电影以后请他们交流自己印象深刻的场面、细节,畅谈自己的感想。一堂课下来,学生在具体可感的实景中,体会到孔乙己穷困潦倒、死要面子、迂腐可笑而又不失善良的性格和被人欺凌嘲笑的悲惨遭遇,并且都对孔乙己心生怜悯。

备课中,教师具备了良好的课感,教学方案的设计就会考虑到在哪里泼墨,在哪里留白,哪里可能是学生的兴趣点或难点所在,我们将如何引导学生去探究这些兴趣点,解决这些难点,我们将怎样指导学生去思考,去生成,去发现疑问,进而习得他们在未来的学习中需要的技能。这样的设计,就可能是充分而有度的,周全而有弹性的。这样,他在课堂教学中才能以容容豁达、开放包容的心态来参与、吸纳那些始料未及的“生成”,在生成中彰显自己的学识、智慧、人格与魅力,有意识的引导、培育学生的“课感”。

要善于捕捉课堂上矛盾与碰撞之中所产生的灵光一现的美好瞬间

课堂是一个充满活力的生命整体,处处蕴含着矛盾与碰撞:师生之间的,同学之间的,师生与文本之间的,文本与现实生活之间的……而这些矛盾与碰撞,往往就是生成的火花和引子!遗憾的是现实中,我们往往对这些火花和引子视而不见,甚至毫无感觉。原因就要在与我们缺乏独特的感受力和敏锐的洞察力,也就是作为教师应该具有的“课感”。因为我们缺乏,所以我们就不可能捕捉到课堂上矛盾与碰撞之中所产生的灵光一现的美好瞬间,也很难在矛盾与碰撞中,感受到生命的涌动和人性的回归。

还是以《孔乙己》的教学为例,如果我们的设计,还是一味地死抠教材,紧扣教参,忘不了联系时代背景去思考,去组织教学,学生就只能牢记教参的说法,孔乙己就是一个四体不勤、五谷不分、好喝懒做的封建科举制度的牺牲品。他们就读不出孔乙己内心的苦楚,读不出自己的同情与怜悯,我们也就看不到学生人性的善良:

生:孔乙己最后一次来店里喝完酒,“便又在旁人的说笑 声中,坐着用这手慢慢走去了”这个画面很凄惨!他被人毒打,还被人嘲笑。我觉得他很可怜。

师:同学们觉得孔乙己可怜吗?

生:可怜!

师:仅仅因为被人毒打吗?

生:每当孔乙己到酒店,那些喝酒的人都要嘲笑他。说明在那些人眼里孔乙己只是一个笑料。他们根本不理解孔乙己内心的苦楚。

师:有道理!你怎么知道孔乙己内心有苦楚的?

生:当旁人问 ,“孔乙己,你当真认识字 么?”孔乙己看着问他的人,显出不屑置辩的神气。他们便接着说道,“你怎的连半个秀才 也捞不到呢?”孔乙己立刻显出颓唐不安模样,脸上笼上了一层灰色,嘴里说些话;这回可是全是之乎者也之类,一些不懂了。在这时候,众人也都哄笑起来:店内外充满了快活的空 气。这里的“颓唐不安”和“脸上笼上了一层灰色,嘴里说些话”就告诉我们他内心有苦楚。

师:哦!怎样的苦楚呢?

生:孔乙己梦寐以求的是读书做官,却一直未能“进学”,这是他最大的苦楚和羞辱。当别人当面揭了他这疮疤,当然痛苦啊!

师:说得好!还有要补充的吗?

生:孔乙己的名字叫什么,大家都不知道,但“因为他姓孔,别人便从描红纸上的“上大人孔乙己”这半懂不懂的话里,替他取下一个绰号,叫作孔乙己。”一个人连名字都没有,值得同情。

…………

张文质先生看到我这个课例说:

这里折射出时代一些精神的变化,和原来的孔乙己是科举制度的受害者,更多还是从科举制度的受害者,冥顽不化的一个人物而谈,现在更多的看到他是一个很值得同情,很值得同情,同时他身有很多固有的东西,还是很美好的。其实这里面我们可以读出某种的命运感出来。

孔乙己为什么很可怜?孔乙己是连名字都失掉的人!我们教参里肯定不会说到,连名字都失掉!身份、名字都失掉……我就说鲁迅小说里面最悲惨的是这些人没有名字的:小D,阿Q,祥林嫂……没有名字,没有家人,没有故乡,没有土地,这是最最悲惨的,从这个意义上说,闰土啊,已经是比较幸运的,你看:有故乡、有家、有老婆、有孩子……还有呢,他还有具体的手艺:种地嘛。

生命是第一位的,然后才是理想

我教《雅舍》。我就思考这应该是富有挑战性的教学,因为在传统的意识中,梁实秋是一个“走狗文人”,有鲁迅先生早年的《走狗文人梁实秋》和《“丧家的”“资本家的乏走狗”》为证,按照联系时代背景的要求,按照教参的文字,我们就很难看到梁实秋先生的另一面。所以,我在设计教学方案的时候,给学生提供了一段关于梁实秋先生生平介绍的比较客观的文字,并设置了这样一个问题“我仍安之。”的文字。课堂上学生通过阅读研讨,从文本中看到了梁实秋的“风趣、幽默、乐观、阔达”,看出了他的“爱国心”,看出了他“对侵略者的憎恨”(学生语)。明白了我们评价一个人要把他放在特定的历史条件和生存环境之中,而不是轻易的用是“好”还是“坏”来下结论。对人的要求不能苛刻。生命是第一位的,然后才是理想。我觉得,这样的语文教学才是真本的语文教学,这样的教育才是尊重生命的教育。

对这堂课河南油田田向远先生有这样的评价:没有丝毫作秀作假的成分,课堂上师生关系融洽,思想交流丰富;教师敢和学生坦诚交流自己的思想,在和学生交流的敢于表达自已真实的想法,坦诚表明自己的观点,供学生参考;甚至对学生提出的与教学内容关系不大的很尖锐的问题,也能泰然处之,真诚以对,展现在我们面前的是真诚、可亲、可近的师长;难能可贵的是课上还能让学生提出自己不懂的问题,提出自己想知道的问题,发表自己对文本不同的理解和感受,充分调动了学生参与的积极性。这样的课堂,是学生自己的课堂。

是的,生命化课堂,应该,也必须“是学生自己的课堂”。为了避免课堂成为教师的课堂,我在课堂教学中常常喜欢设置这样一个环节:“你喜欢文中的哪些文字,为什么?”这样的环节,最贴近学生,最能引发学生的思考,学生也往往最有话说,因为话语权是他们自己掌握的。在这样的环节中,学生不再是听众,更不可能成为看客。他们的生活,他们的感悟,他们的交流,就是最好的教学资源,会使课堂教学变得生气勃勃而富有灵气。

没有教师充分的预设,就没有有效的动态生成,也就难以建构生命化的课堂

我们强调动态生成,强调构建生命化课堂,是不是就可以排除教师的预设呢?答案是明确的,没有教师充分的预设,就没有有效的动态生成,也就难以建构生命化的课堂。传统教学的弊端之一是“统得过死”,一切都按老师预设的流程进行,是束缚学生思维的凶手,无异于压抑和摧残他们的生命。有人也许会说,课堂上学生的讨论涉及的东西多着呢,你都推动一下,那不乱套了!这就需要教师的机智和教师的“课感”了。我们反对“统得过死”,但并没有要求教师“放羊”,更不是不论有无价值,都来生成一下。适时的点拨和引导,是教师的职责所在。

我的认识是,课堂教学,如果不能根据教育情景及学生的需要适时进行调控,一切按既定教案进行,那么,无论是教师还是学生就等于失去了自由。殊不知“自由是生命的灵魂,没有自由的生命,无异于一具缺少心肝的骷髅”。人的生命不仅应该是自由的,还应该是完整的。完整的生命不只包括知识、智力、智慧等认知因素,而且包括感情因素。传统教学的弊端就在于把人的感情排除在外,一味地抠教材、扣教参,教师成了教材、教参的传声筒,学生成了教材、教参的容器。

生命化的课堂,要的就是在教育中充分发挥教师智能中的人文情感和文本内容的人文因素,去唤醒沉睡的学生,唤醒他们的求知欲望,将文本与生活、文本与现实、文本与自我有机的结合成一体,让课堂成为关注生命、放飞生命、提升生命质量的舞台,让课堂奏响生命的乐章。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