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宗伟:高三材料作文写作指导

Leave a comment

课题:高三材料作文指导
执教:凌宗伟
班级:金沙中学高三(4)
时间:2012年12月9日上午第二课
凌宗伟:上课!坐下!答应大家给你们上一堂课的,期待不期待?
学生:期待!
凌宗伟:真期待。其实我也很期待,我因为最近一个阶段一直比较忙,今天是来兑现承诺的。陈老师有没有跟你们讲今天给你们上什么课?
学生:作文。
凌宗伟:讲过上作文课。从小学到初中到高中,你们对作文感兴趣吗?
学生:不感兴趣。
凌宗伟:不感兴趣,说的很好,我就知道你们不感兴趣。我想说为什么你们不感兴趣?不知道写什么对不对?好,(王佳慧)。
学生(王佳慧):就是面对作文材料,觉得没什么好写的。
凌宗伟:不知道有什么好写的,好,坐下。都是实话对不对?那我们上课前给大家看一个视频,大家知道这个视频是什么内容吗?有没有人知道?有没有谁知道?(茅佳敏)。
学生(茅佳敏):在做沙画
凌宗伟:什么人在做沙画?
茅佳敏:和尚。
凌宗伟:准确的讲不是沙画,这叫彩坛。这些和尚是不是我们这些内地所看到的和尚?
学生:不是。
凌宗伟:不是的,他们大部分来自西藏对不对。就是说写作文有一个前提就是感官,那是哪里的和尚呢?
学生:西藏。
凌宗伟:西藏的叫不叫和尚?
学生:不叫,叫喇嘛.
凌宗伟:西藏的喇嘛有一个活动,他每年要有一帮高僧用彩沙推成一个圣坛,整个过程呢,要做几十天,甚至一个月,大家猜一猜,当这个彩坛堆好以后,他们会干些什么事情?猜一猜。在这以前你们有没有听说过这个彩坛?
学生:没有。
凌宗伟:没有,那我们就更有价值猜它了,猜一下它这个作用,或者想一下它有什么作用?(张凯军)。
学生(张凯军):这个用来祭祀吧!
凌宗伟:这彩坛做好了就做这个祭祀的这个事,好,坐下。(张冬梅)。
学生(张冬梅):我想应该是做法吧!
凌宗伟:做法和祭祀其实差不多对不对?好,坐。(王烨枫),你也觉得差不多。有没有觉得不差不多的?不是做法事,你说一下你的想法。
学生(茅佳敏):这个彩坛做好好就把它吹掉。
凌宗伟:吹掉?更不可能,但是你那个意思说的差不多。你们真的一定要向他学习,那你怎么想到会把它吹掉的呢?他认为这是个美好的东西,然后吹的让它飘到各地去。也就是当这个彩坛完工的很精美的时候,就让它消失了,知道这是为了什么?那么,这个过程是很辛苦,很仔细的,几个高僧,在花了整个月的时间,好不容易把它堆成一个坛,他不想好好欣赏一下,具有立体感的,像城堡一样的彩坛吗?你想到了什么,能不能想出一句很有理性的,或者很具备哲理的一句话?你不要小看哲理啊,不要说把哲理看的多么简单,我们每个人都是一个哲学家。所谓哲学就是谈做人,做事的道理,我从哪里来,到哪里去。不是这么简单,也就是我们常常讲的所谓的基本程序。那如果说像我们学习呢?你们可以商量商量。
学生:美好的东西难以长存。
凌宗伟:她说的挺好,她说的美好的东西难以长存。其他同学呢?(陈娇)。
学生(陈娇):好的是不会一直存在的。
凌宗伟:好的是不会一直存在的,跟这个美好的东西难以长存有什么区别,没有。我们最好呢,写文章要见人之所见,话人之所未话,见人之未见,话人之所未话。就是说,我们不要再重复别人的观点,这是很重要的。要求高不高?高,不可以不高啊。
学生:美好的东西即使被摧毁了,它是可以留在心中的。
凌宗伟:美好的东西即使被摧毁了,它是可以留在心中的,好。
学生:失去的才是最美好的。
凌宗伟:失去的才是最美好的。有没有道理啊?我们在许多时候有一些东西,失掉了才觉得它的美好,当它存在的时候我们往往没有注意。这个说的是不是很富有哲理,你们是不是都是哲学家呀?不是的。
学生:再美好的东西也只是过去,但更重要的是未来。
凌宗伟:再美好的东西也只是过去,但更重要的是未来。还有谁?
(学生发言)
凌宗伟:精神上可嘉,什么样的精神呢,美好的精神,这是提到一个精神,还有没有?耐心,还有没有?什么人堆的?好多人堆的是告诉我们什么?如果要从哲学,应该换个什么词语?语文老师天天跟你们讲,你们在学校里上课,天天要上这么多内容,让你们弄到今天都不明白,这就是语文课为什么上不好。
学生:要团结。
凌宗伟:好,请坐。应该还有学对不对。你们知道老师在看这个视频的时候,想到最多的是什么词语啊,知道吗?我因为是做老师的,一届一届的学生都从我们学校里走出去的,有的人也许从事着我们这个事业。但我们做老师的更重视的是你,所以说你考取了大学,对我来讲,你们知道重要不重要?而考取了哪里对你们重要不重要?
学生:重要。
凌宗伟:这就是老师跟你们的区别,其实你们最终走向哪儿,对我来讲,在某种程度上说,不重要。但是当我在跟你们交往的这个一年、两年、三年,乃至就今天这一刻的时候,我觉得这如果要用一个词来表达一下,是什么比什么更重要?
学生:前途。
凌宗伟:前途更重要,那你们说这段视频能不能告诉我们这么一个哲理呢?
学生:不能。
凌宗伟:其实,刚才讲要写作的东西写不出来,尤其是说考试的时候,拿着一个作文题目写不出来就很纠结,于是我们就很发愁。其实我们看中的到底是过程还是结果?我们每次作文交给陈老师,得到的没有一个好分数,陈老师改的分数还不是最重要的,到了高考的时候你得不到个好分数,那对你来讲就完了。其实我想告诉大家的是,写这个作文,更重要的是过程,在这个过程当中,我们换一种心态,你觉得作文对你来讲是焦虑、纠结还是一种愤怒啊?不敢回答,那我们刚刚就那个视频讲了这么多,其实是干吗的?如果从作文的角度来讲,我们是干吗的?
今天我们就来看一看,因为高考的时候是材料作文对不对。拿到一个材料以后,我们如何来思辨,如何来思考,如何来圈定写作的那个入口好不好?好,我们来看一下发给你们的材料。好,讲的这种思路,我们稍微换一换,你怎么知道他写什么?就要告诉作文名,要寻找关键句和关键词,把这些关键句和关键词找出来,我们就可以来写什么。懂不懂?差不多了我们来看看这个材料写的是什么?
学生(张凯军):是在斗法。
凌宗伟:斗法,谁跟谁斗法?两个小和尚斗法,是怎样的两个小和尚斗法呢?去买菜的小和尚,还有谁?还有一个另外一个小和尚,两个不懂事的小和尚斗法。那么就这样的话,大家能不能知道写的是什么,就是两个小和尚斗法。那还有补充的没有?我们在转述材料的时候,我们要简练。材料作文,其中有一个很重要的技巧就是要转述材料,转述的时候,眼睛当然是第一位的,因为你不是复述故事,我们做材料作文,最大的麻烦往往在哪里呢?就是把这个故事转述一下,我今天为什么要选一个很长的材料,这个材料很长的,这样你们这么一整,你们都基本上没说的很多。那么我们要把这个很长的材料转述,除了简洁,更重要的是还要准确。刚才讲了,我们做作文首先要考虑清楚,要考虑角度,材料我们大概明白了,就是两个和尚斗法。我们如何来寻找这个写作的入口?就从这个故事一共牵扯了几个人?
学生:三个。
凌宗伟:三个人,这三个人其实就暗示了我们,我们甚至可以从三个人身上得到三个不同的角度,另外该故事本身要告诉我们的是什么?一个是写什么,一个是他写的这个东西是要想说什么?说什么就是想说明道理对不对,那么在这个基础上,我们把他的文章当中的一些要素找出来,就此考虑。好,下面我们要做的是什么事情,猜猜看?求人不如求己,解救你自己的只能是你自己。还有没有觉得自己跟他们写的跟他们不一样的,想的跟他们不一样的?师傅引进门,修行靠个人,俗语,挺好。你想要成功,不能总是依赖别人,很好。
我们刚才讲的,拯救自己的只能是自己,还有同学讲的呢,我们总是想的依赖别人,同样是要靠自己,表达方式每个人是不一样的。好,我们来看这个故事,我觉得呢,你看,你从哪里来,你到哪里去?其实这个问题给我的启发是什么呢?我觉得我们每一个人,我们是不完美的,一定要认清自己,如果我们现在都在这个班,是不是人人都能考清华和北大?绝对不可能对不对,那么我们再退一步,是不是人人能够考取什么985,211的这么个院校啊?你们说是不是人人都能啊?
学生:不是的。
凌宗伟:肯定的嘛,不要不敢说,那么是不是人人都能考取清华的呢?
学生:不是。
凌宗伟:也不是的,是不是人人都能考取大学的?
学生:不是。
凌宗伟:那我想问一下,是不是人人都能考取大学的,是不是啊?
学生:是的。
凌宗伟:是的。你们听好多人,因为没有上过大学,我总认为呢,你们不可能人人都考取好大学。另外一个我还讲过一个问题,是不是考取了大学,一定就会有一个美好的生活和前景?
学生:不是。
凌宗伟:到底是不是?
学生:不是。
凌宗伟:那怎么才能有一个我们想要的,美好的生活和前景呢?
学生:要努力,靠个人。
凌宗伟:要靠个人的努力对不对,那么我们再举一个简单的例子,我们从通州去北京,是不是只有一条道?
学生:不是。
凌宗伟:怎么不是一条道呢?通州到北京,如果在地图上看,不就是一条直线吗?可以坐飞机。
学生:可以坐火车。
凌宗伟:还可以坐火车。还可以干吗?
学生:坐地铁。
凌宗伟:有地铁吗?那除了飞机、火车还有什么?
学生:火箭。
学生:跑。
凌宗伟:还可以跑出去,是可以跑出去的,除了跑出去,还有没有其他可以?我们经常用的那个交通工具有什么?
学生:汽车。
凌宗伟:那我想问一下,用不同的交通工具去北京,沿途的风景一样不一样?
学生:不一样。
凌宗伟:这就是告诉我们,每个人都应该明白到哪里去,至于说我们往哪里,往那个目标去的途径和方式是不是一样?
学生:不一样。
凌宗伟:这不一样的路径和方式,会看到?不一样的风景,享受不一样的乐趣对不对。就说我们从拿到了一个句子,我们就有用力造进去,一起这么解读出来了。现在我们又可以从其中的某个句子当中,甚至于词语当中,找到一种结构。我作为一个老和尚,你们陈老师应该算尼姑,她作为一个大尼姑,你们作为小和尚,小尼姑,我们这个时间,我老和尚对这个大和尚,对你们这些小和尚的指引和引导,应该是怎样的?是不是我们今天说,我努力告诉你这个作文开头你应该怎么写,中间怎么写,用什么材料,最后怎么结尾是不是这样啊?对不对,作为法师,他应该是授法的,法的最高境界是不是方法啊?
学生:是。
凌宗伟:不是,不是什么方法的问题,最高境界的法应该是什么法?
学生:无法。
学生:无法?无法就无天啦,然后什么都可以干了。重要的是自求法,现在我们来看看,如果这个材料要让今天我们做一篇作文,写一个自拟标题,自选角度,不少于800字,诗歌除外。你们拿到的语文作文是这个样的对不对。那我们要下手的话,怎么做?我们的麻烦在哪里我告诉你,拿到一个材料,我们想到许许多多的角度,刚才最多的,因为老师给了你们暗示嘛,四个角度对不对,这样一来我们就好好的选,这么多的角度,空讲对不对。最先想到的是什么,现在老师没有给你们提示,你们最先想到的是什么?直觉往往是最靠得住的。我们现在的问题,最复杂的是从哪里来到哪里去,从哲学的层面来讲,所有的问题都可以归纳这么两个问题,那么在具体不同的情景下,这个绝对是不一样的问题。我们高中学习,除了这个直觉以外呢,他更重要的还要有实力。
(学生发言)
凌宗伟:要有追求,好,坐下。我们现在商量怎么入手,下课以后,大家思考一下,我们下一课就干这个勾当啊。好,下课。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