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宗伟:还原性阅读应成为语文教师的一门“功夫”

2 Comments

储兆凤老师有个《不要曲解作者的本意》的帖子,抄录如下:

在不久前的一次语文优质课观摩研讨活动的赛课现场,我聆听了一位老师执教的《长歌行》,其中的一个教学片断使我心中产生了疑问。离开会场后,我再次认真研读了这首古诗,心中的疑云仍然未消。下面是这位老师指导学生理解《长歌行》的前八行意思后的教学片断:

师:这首诗作者想告诉我们什么?请同学们用诗句说说。

生:少壮不努力,老大徒伤悲。

师:少壮为什么必须努力?

生1:青少年记忆力好,精力充沛。

生2:青少年时期学习条件好。

师:青少年记忆力好,精力充沛,学习条件好,主要是学本领的时期,有时间保证,那么老大为什么不能努力?

生:记忆力不好,精力不够,时间不充分。

师:作者是用什么方法告诉我们这个道理的?打了哪些比方?

生:作者用“朝露易逝、花草易枯、百川归海”打比方。

师:“朝露、花草、百川”与“少壮”有什么关系呢?

生:早晨的露水很美,但太阳一晒它就干了;花草很美,可秋天一到就枯萎了;百川……百川……

师:百川有活力、壮美,可一入大海这种壮美就没有了。那么作者用“朝露易逝、花草易枯、百川归海“想告诉我们什么呢?

师:下面大家学学老者的样子,读出劝诫的意思。

“少壮不努力,老大徒伤悲”这一流传至今的千古名句意在告诉人们要珍惜时光,及早努力,不要等老了再徒然叹息。作者插打了三个比方,形象地说明了时光易逝且一去不复返这一自然规律。正如朱自清先生所说的“燕子去了,有再来的时候;杨柳枯了,有再青的时候;桃花谢了,有再开的时候。但是,聪明的你告诉我,我们的日子为什么一去不复返呢?”正国为时光短暂易逝且如百川入海一去不回,所以青少年才应该珍惜时光,趁学习条件好、机会好、记忆力好、精力充沛努力学习,不要因虚度光阴,年老时为自己的人生而叹息。

诗中“朝露、花草、百川”与“少壮”究竟有什么关系?学生所言“早晨的露水很美,太阳一晒,它就干了;花草很美,可一到秋天就枯萎了”这只说出了不同事物的发展规律,并没有说明与“少壮”之间的关系。而这位教者所言“百川向大海流去,那么有活力,那么壮美,可一流入大海这种壮美就没有了”也并非是作者的本意。作者用这三种事物来比喻,表面上是说早晨的露水容易逝去,花草容易枯萎,东流的水一去不回,实际上是要告诉人们少年的时光虽然美好,但是容易逝去一去不复返,就像那逝去的露水,枯萎的花草,东流的百川。从前面教学片断来看,学生并没有理解作者的本意,而教者的引导也背离了作者的初衷。

阅读的目的是为了理解,理解的实质是把握文本的意义,最终指向阅读者的需要。朱熹认为诠释的目的有三层:首先理解经文的原意,即对文本的意义之把握;其次是理解圣人的原意,即理解作者的意图;第三,乃是读者悟之义,在原文的基础上的所发挥。课文不是单纯的文字组成,不是“死”的东西,课文表达着作者的意思,用文字的形式向读者诉说作者的思想感情。从这个意义上说,文本不是沉默地存在,而是一个会说话的主体。因此,阅读教学必须在充分尊重作者、尊重文本、尊重编者意图的基础上,引导学生在感知文本、建构文本、解读文本上展开对话,引导学生透过文本表象走进文本的灵魂。为此,教者备课不但要备教材、备学生,还应备到作者心中去。这样,课上的引领才不会背离作者的心灵轨迹,教学才不会曲解作者的本意,文本——作为教学的范本才能真正发挥出自身的特殊作用。

我读了这个帖子,联想到在准备《雷雨》的讲座时,读到作者在《雷雨·序》中的这样的文字:“写《雷雨》是一种情感的迫切的需要。我念起人类是怎样可怜的动物,带着踌躇满志的心情,仿佛是自己来主宰自己的运命,而时常不是自己来主宰着。受着自己──情感的或是理解的──的捉弄,一种不可知的力量的──机遇的,或者环境的──捉弄;生活在狭的笼里而洋洋地骄傲着,以为是徜徉在自由的天地里,称为万物之灵的人物不是做着最愚蠢的事么?”忽然发现,以往我们在教《雷雨》节选时,其实都没有理解作者的本意!我们总认为周朴园对侍萍的怀念到底是是虚伪的。可作者却曾毫不犹豫地说,“是真实的,绝对真实的。”“周朴园也是一个人,不能认为资本家就没有人性。为了钱,故意淹死两千二百个小工,这是他的人性。爱他所爱的人,在他生活的圈子里需要感情的温暖,这也是他的人性。”但“他经过几十年的变化,心狠起来了。他跟警察局长、英国买办来往,残酷地剥削和压迫工人,甚至不惜用工人的性命来填满自己的腰包。侍萍的出现,使他一下子从对过去的怀念回到现实的利害关系中来了。‘你来干什么?’‘谁指使你来的?’这是他三十年来在尔虞我诈的争夺中积累起来的社会经验:我这么有钱,别人怎么突然找到我的头上来。他把别人也当成和他一样变坏了,立刻审时度势对付。这就露出了他的资本家的面目。”(以上引文见夏竹《曹禺与语文教师谈〈雷雨〉》)。

语文教学,自古以来都是以文本为基础的,不同的人对文本是可以有不同的解读的,甚至于同一个人在不同的时期和心境下也会有不同的解读。但无论你如何解读,都不能脱离文本。

 时下的语文教学,似乎有这么一种潮流:专家们大力倡导多元解读,个性化解读,拓展性解读……老师们躬身实践着新课程倡导的先进理念,堂上又是唱又是跳,又是舞又是画……“多媒体化”、“去知识化”、“泛语文化”的“反文本”倾向,不着边际的“拓展”,放任学生的“无效讨论”,听之任之加廉价的“激励”,似乎已经成了当前语文教学的一种时尚,必须引起我们语文教师关注与反思。储老师的这个帖子给我们提出了这样的问题:语文教师,要有还原性阅读的功夫。要在自己对文本的研读中探寻文本的本意,作者的意图和他所表达的思想与情感。而不只是捧着“一千个读者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的信条,脱离文本去解读,将“哈姆雷特”变成“李尔王”。我们必须记住“词不离句,句不离篇”的文本解读准则,在文本本身的字里行间理解文本的本意,并指导学生联系现实生活和个人的经历读出自己独特的感受。



2 Responses to “凌宗伟:还原性阅读应成为语文教师的一门“功夫””

  1. 王振华

    练成这“功夫”需要切身的阅读积累。

  2. 陈秀玉

    多种解读,回归本质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