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宗伟:语文学科的学科价值在哪里

内容提要:语文教学应该是师生与作者、文本的美好相遇,是一个生命相互对话、相互浸润、共同走向美好的过程。语文教育应该承认和尊重每一个师生以及作者的生命存在价值,并为这种价值的实现创造各种条件和可能。文课堂教学是围绕文本展开的生动活泼的生命性的对话,语文学习过程是师生生命体验感悟的内在过程,而不是外在的、名目众多而枯燥繁琐的习题化练习,更不是概念化的文本解析。雅斯贝尔斯说:教育,为的是“通过语言传承而成为人”。这样的主张用来说明语文教育的价值,恐怕是比较合适的。

关键词:语文学科 学科价值

2015年,我曾在《江苏教育》中学教学版刊发过一篇文章《教育价值应成为学科教学的追求和旨归》,提出:尽管学科教学的价值有多种衡量角度,但它有被所有立场都认同的价值基础,这基础就是教育的价值。从教育的价值出发思考学科教学问题,让知识、思维、方法、路径,以及思想、理念、价值,都能统一到学生的生命中去,使人成为人的教育目的就有了达成的希望。
那么语文学科的学科价值在哪里?是工具性,是人文性,还是二者的结合?本文即就这一追问进行深入的思考。

一、关于语文

一般而言,语文是语言文字的简约式统称。或者是听、说、读、写、译、编等语言文字的能力和语言知识及文化知识的统称。语文能力是学习其他学科和科学的基础,语文知识几乎包罗万象。语文也是一门重要的人文社会科学(学科),是人们相互交流思想等的工具。哲学家们则认为语文是进行表述、记录、传递口头或书面信息的文字言词的物质存在形式;语文是描述事实、引证思维、陈述思想、表达意志、抒发情怀以及改造事物和思想的信息定位的一种意识存在内容。《语文》也是中国的学校等教育机构开设的一门主要学科,中国语文教科书一般讲授的是汉语文。《现代汉语词典》上的解释,也差不多。

实际上中国的“语文”,原本就是与哲学历史天文地理等学科密不可分的,只是分科以后将一些可以分的学科分出去,但有些分不了的、剩下来的就是“语文”了。也正是因为这样的原因,形成了语文与其他学科的最大的区别,就是它的包罗万象、大开大合,用时髦的话来说,就是它的开放性和综合性。

或许也正是因为这样的特点,使得我们的语文课很难纯粹。但有一点是明白的,它只是一个载体,通过语言文字将各种各样的现象、知识、道理、情感等等呈现出来了。

二、我理解的“语文”

我一直认为,语文就是语文,或者倒不如说语文就是母语更为确切一些。不过这么多年来,我们“习惯”上称之为“语文”了,或者说是我们的母语“被语文”了。这样来看,所谓语文至多也只有“中国语文”“外国语文”之分。无论中国语文,还是外国语文,不外乎就是自己能听得懂别人的话,看得懂别人的文字,自己的所见所闻,能用自己的话说出来写出来,再进一步就是能清楚人家哪里说得好,哪里写得好,假如我自己说、自己写会是怎样的一种方式。

《语言本能》的作者史迪芬·平克说,实验证明:“语言并非文化的产物,而是人类的一项独特本能”,平克认为:语言能力很大一部分是源自人类的基因。“所有的婴儿都是带着语言能力降生于世的”。脑神经科学研究也证明,一个人到六岁的时候语言基本发育到位了。果真如此的话,语文教学就只是教语言吗?从这个角度说,“语文教育的一个主要任务”可能“是让学生认识语言现象,掌握语言规律,学会正确地熟练地运用语言这个工具”吗?恐怕更为重要的是思维的拓展与训练,而不只是“让学生认识语言现象,掌握语言规律,学会正确地熟练地运用语言这个工具”。

基于这样的认识,我以为,所谓语文活动,其实就是学生在教师的引领下,读懂别人的文字,听懂别人的言说,学会恰当地用自己的文字来表达的过程。它的基本方法也不外乎听、说、读、写、译、编。

当然中国语文与外国语文有一个最大的差异就是文字,中国文字更多的是表意文字,因此多了许多想象的空间,也多了几分学习的困难。所以中国语文的学习就有了涵泳的方法。通过涵泳体悟语言文字的精妙所在,当然还可能发现其中的问题,那就是最高境界了。

有人问,这个活动,如果只是智力上的深思涵泳吸收,会不会被人误解为:不动不活,是不是一定要肢体嘴巴齐动。我以为,师生间的、同学间的、师生与文本与作者的心灵的活动才是最佳的活动。做题,讨论,高声表达均是表面现象,不思不悱,这种方式获得的知识,很可能只是短暂的记忆,在学生心里活不长的。

三、语文教育应回归本源

基于以上认识,我以为,语文教育应该回归它的本源。本源是什么?我的回答是:生命的互相浸润。语文课堂是什么?语文课堂应成为关注生命、放飞生命、提高生命质量的主阵地。因此,语文教学应该是师生与文本、作者的美好相遇,是生命相互对话、相互浸润、共同走向美好的过程。语文教育应该承认和尊重每一个师生以及文本作者的生命存在价值,并为这种价值的实现创造各种条件和可能。

我以为这样的认识是对中国当下语境中的以人为本和科学发展观的主流价值导向,也是对语文课程标准关于语文教学性质的个性化的回答。

康德说:“人只有通过教育才能成为人。”然而,需要追问的是:人是什么?教育是什么?人类为什么需要教育?只有追根溯源对这些形而上的本源性问题作一些思考,并形成清晰的看法,具体的日常的学科教学才不致陷于盲目性,缺乏自觉性。

人是什么?这个永恒的斯芬克思之谜一直困扰着人类。关于生命、宇宙以及一切的终极意义问题,其实是人对自身的哲学思考,也是对生命意义、人生价值的追索,对人生境遇的一种反思。我以为立足生命的语文教育是对“人是什么”的教育学诠释,也是我的语文教育思想本源之所在。

卢梭说:“教育赋予我们在出生时所缺的一切和我们作为成人所需要的一切。”人之所以为人首先是生命的存在,作为生命的自然属性,人与动物并没有根本性的不同,但生命的成长与发展的性质,人与动物有根本性的区别。

杜威说:“教育就是生长。”所谓生长,归根结底是生命的成长,观察和思考生命发育成长的过程,我们可以更深刻地理解教育的实质。从受精卵到胎儿,几乎大致上重复了从动物到人的进化史,即由单细胞生物发展到高级动物的生命史,我们可以从不同年龄段儿童的认知过程(皮亚杰把这一过程分为特化阶段——泛化阶段——分化阶段——概括化阶段四个时期)来探讨早期人类的认识史。这为我的生命的互相浸润的思考提供了历史与逻辑一致性的佐证,反之,这也为我们提供了一种切近学生成长与发展本质的教学与研究的视角。

我主张把教学活动的注意力和重心放在对学生生命成长的关注,关注语言现象背后的认知活动和情感活动。我的语文课堂教学是围绕文本展开的生动活泼的生命性的对话,语文学习过程是师生生命体验感悟的内在过程,而不是外在的、名目众多而枯燥繁琐的习题训练,更不是概念化的文本解析。我的教学实践告诉我,语文教学的人文性和工具性只有通过生命的和谐生长才能得到有机的统一,而不是简单的叠加。

语文课程标准提出的知识与能力、过程与方法、情感态度价值观的三维目标就其本质而言,正揭示了生命的丰富性和生命成长的全面性。我对新课程理念的理解和实践,首先表现为“站在对生命深刻理解的高度解读文本”。我认为文本中包含着“作者的写作状态和时代背景、生活阅历与对生命的理解”,文本绝不是冰冷的文字符号的堆砌,也不是“刻板、教条、贫乏、单一”的概念和公式。正因为如此,语文教学必须披文以入情,知人而阅世,这样才能于解读文本语言文字的教学中见对话中的情趣与思想,还原与提升生活的真实,彰显“师生以及作者与文本本身的生命与思想的活力和张力”。这种直指心性、感悟生命的教学才是本真的语文教学。

四、语文价值在使人成人

雅斯贝尔斯在《什么是教育》中说,“教育必须有信仰,没有信仰就不成其为教育,而只是教学的技术而已。教育的目的在于让自己清楚当下的教育本质和自己的意志,除此之外,是找不到教育的宗旨的”。

我理解的信仰就是教育是为人的教育,绝不仅是知识与技术的教育,尤其是语文教育,如果我们只是死死地钉在为应试的效益上,去追寻所谓的“有效”与“高效”,这样的语文教育不要也许对于个体的精神生命的成长与丰富会更有益一些。遗憾的是,现实世界中我们几乎无法摆脱分数的纠缠。

在我的语文教学生涯中还真的体会到,“只有当我们不是故意遣词造句时,语言才是真实的”,课堂上的情况,充分说明了我们只有“对事物的了解愈深入,其语言表达的水准亦愈高”。教师是这样,学生也是这样。

雅斯贝尔斯说:教育,为的是“通过语言传承而成为人”。这样的主张用来说明语文教育的价值,恐怕是比较合适的。“要成为人,须靠语言的传承方能到达,因为精神遗产只有通过语言才能传给我们”。“学习语言可以在无形中扩大个人的精神财富”因为“语言替我而思”。

有一回,我给某地高三学生上作文审题指导课的时候,给学生出了这样一道题:这些年,不少的学校为防止早恋立了不少规矩,如男女生距离不能小于50公分,男女生不能互发短信,男女生在一起走的时候必须有第三人在场等等,请以此写一篇不少于800字的作文,题目自拟,文体不限,诗歌除外。有学生觉得这是一种男女授受不亲的封建意识在作祟。也有同学觉得可以从男女生之间如何正常的交往关系来看,这种种规定无疑扭曲了男女同学之间正常的交流。更有同学认为早恋从伦理上讲并不科学,再说所谓早恋不一定对学习有影响,相反可能会导致学习的互相进步。不允许学生早恋,这是一种很古板的一种规定,两异性间的互相的吸引是无法制止的。限制对防止早恋值得探讨。我们真正需要思考的是如何引导,而不是一味地限制……学生的这些言辞很难说是语文的,还是道德情感的,或是生理心理的。这时候做教师的,需要的同样不只是关乎“语文”的知识与智慧,还要有道德的、情感的、伦理的、生理的、心理的等诸方面的综合素养,否则就不知道和以应对。

从这个角度看,关于工具还是人文的纠缠就显得相当无趣了。所以雅斯贝尔斯说,“学习语言可以在无形中扩大个人的精神财富”,因为“语言替我而思”。“要想增广我们的精神领域,就必须研读独具创见的思想家所呕心沥血写成的充满智慧火花的著作”。

作为语文教师,我们在教学中必须明确:“起初人们苦心竭虑地创造出来的语言,却在后人口中变成了惯用语而不知其意,那些深邃的表达方式也变成了实用性语言。结果一大堆空洞无物、歪曲原意的语言控制住人类:人就让这种语言操纵着,而忘记真正的自我和周围实在的世界。因此他们的教育只是为了语言能力的获得而非对事物认识能力的提高;只是习得一堆惯用语,而没有去探究事物的本质。实存的、粗糙的、未被照亮的种种现实性就遮蔽在习惯用语之下,而没有自我构造。”语文教师的一个重要任务就是要引领学生将那些被有意无意遮蔽的语言照亮起来,让学生在自主阅读中得到共鸣,读出自我。

上海市特级教师黄玉峰老师说过,做教师,要活得像个人。上课要力求引领自己的学生去求真,做学问要“人云亦云不云,老生常谈不谈,道听途说不说”。一个教师,最要紧的是要有自己的思考,自己的言说,不管那思考与言说是不是正确,关键是有没有自己的主张,能不能引导学生乐观地面对生命中的各种可能,而不仅仅是懂得如何遣词造句、谋篇布局。

【参考文献】
[1][美]史迪芬·平克.语言本能[M].洪兰,译.汕头:汕头出版社,2004.
[2][德]康德.康德论教育[M].贾馥茗,等,译.台湾:台北五南图书出版股份有限公司,2013.
[3][法]卢梭.爱弥儿[M].李平沤,译.北京:人民教育出版社,2001.
[4][美]雅斯贝尔斯.什么是教育[M].邹进,译.北京: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1991.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