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宗伟:有得写,才有可能写得好

有同仁同我聊起学生作文的问题。我的体会是,作文的提高想靠教师的指导来实现,那是一件“无力回天”的事。作文写不好,主要的原因不在学生,而是在教师。为什么这么说?因为我们的作文指导有问题问题。我们总是习惯于在“写作方法”与“写作规范”上给学生作“指导”,可是我们这些导师往往又是自己也不会作文的。理论是有的,但实际操作起来就不行了。所以,我以为与其给学生做那么多的指导,还不如带学生到校外去转转,去看看,找些书翻翻,读读,有空的时候讲讲故事,聊聊天。让他们将看到的、听到的、想到的说出来与大家分享,大家七嘴八舌的议论,是会给各自带来启发和思考的。如果让他们将这些用文字记录下来,也许就是一篇很有生活情趣的文字了。

作文,首要的是要让学生有话可说呀我似乎记得老舍先生在谈写作诀窍的时候,说得最经典的一句话就是,怎么说,就怎么写。从这个意义上来说,“说”其实就是一种“写”呀,当然说的时候,更多的是口语,甚至于有许多“不规范”的表述,不要怕的,写下来,可以做一些润色的呀。

这样看来多读书不是对写作没有什么帮助了。呵呵,有的呀,但是读书对作文的帮助不是可以立竿见影的,是要一个漫长的潜移默化的过程的。一些词语的积累,一些表达方式的形成主要就是通过阅读得来的,只不过它不是我们祈求的,一读就会了的帮助。

有同仁说了他的一个困惑:作文要抒真情,真情有没有格调的高低呢?

我的看法是既然是真情,就无所谓高于低了。我们之所以会在高低上纠结,表面上看是现在的应试教育所致,可根子还在于我们习惯了用“道德”来裹挟我们的学生,我们总是习惯于用某种标签来评判学生作文的“情感”。正应为这样,我们学生的作文才丢失了真情,平添了许多矫情。

似乎更多的同仁觉得情感格调是有高低之分的,论据是温庭筠的词与李后主的词。我的看法是对他们前后作品格调的评判是他者的呀。情感是个人的,高下是外人强加的。同样,个人的情感也是复杂的,就个体而言情感格调无高下之分。用“道德”裹挟的格调难免有点强奸的味道吧?

我似乎更倾向田大璜老师的观点情感有单纯与繁复之分,有粗糙与细微之分,有肤浅与深入之分,有易见与隐秘之分……对情感的体会、感悟能力有高下之分,但不宜用高下评论情感本身。

我担心的是,我们如果一味强调“情感格调”会胁迫学生走向虚假。我在这里姑且不论“格调”一词的词义了。我们想说的是我们这些语文教师,再不能做那些逼良为娼的蠢事了。不谈格调,不等于提倡“不健康”的东西,也不能因为出现了“不健康”就将作文与政治等同。情感本就是复杂的东西,它不是靠我们强加上去的,靠的是熏陶,更多的是个人的体悟。“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花鸟在不同的情景下会触动人不同的情感体悟,我们这些语文教师应该是明白的吧。
同样,我们总是觉得教育随笔,教研“论文”写不起来,其实不是写不起来的问题,而是做得不理想的原因。一个教育案例,你认认真真做了,觉得有收获,或者有纠结,你可以试着与同仁交谈,同要好的分享一下,听听他们的意见,然后将这过程记录下来,哪怕是一篇“流水账”也是行的,有了水,就有了流动的可能。当然,前提是你要想让水流动起来。
比如说写博,这其实就是一个记录生活积累素材的一个过程。这也是我们不用强制手段推行的一个重要原因。我们提倡写博,其实就是在引导同仁们积累素材,养成思考和记录的一种习惯,慢慢的我们就会对“写”产生某种兴趣了。更重要的是,你写好了,你对你的学生作文的指导也就有了一个现身说法的资本了。

有得写了,才有可能写得好的。没得写,怎么可能让他写得好呢。作文指导,不能仅仅盯在课堂上的,短期内也是不能迷信阅读的对写作有多大的帮助。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