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宗伟:《如何就“事”说“理”》课堂实录

《如何就“事”说“理”》课堂实录

时间:2016.08.07

地点:上海师范大学附属中学学术报告厅

班级:高一志愿者临时组合班级

执教:凌宗伟

整理:季 勇

审核:凌宗伟

凌宗伟:感谢你们今天配合我来表演,公开课就是表演的。我们相互认识一下,知道我是谁吗?凌宗伟。知道我为什么要让你们做这个东西吗(指学生桌上的席卡)?不知道?这是我向台湾的一位老师学习的,或者说从台湾的老师那边“偷”来的。因为公开课上师生间比较陌生,我们认为喊人的名字是对人的尊重,所以想通过这种方式来认识一下同学们,大家觉得有没有道理?那么下面我们就来一堂课,先看PPT,PPT上有两张图片,同学们看到过没有?看到过。我们如何来看这样的问题,试一下? 我们如何看待这样的问题?这位同学。

女学生1:我觉得网上有很多人讨论过这个事情,是有关于爱国热情和(方式)激化有一些矛盾,过多的爱国热情是有点不一致的。
凌宗伟:你觉得叫大家不吃肯德基?

女学生1:我觉得肯德基品牌本身应该是没有错。

凌宗伟:应该是无辜的。有没有想到更深的东西,如果大家都不吃肯德基,会出现什么问题?

女学生1:首先是食品供应商和某一个厂家。

凌宗伟:可能会受影响,还有什么会受影响?

女学生1:各个产品供应方、销售方。

凌宗伟:销售方吗?没想过?王成轩同学我看上一堂课表现很好。

王成轩:我觉得肯德基给了中国(人)许多就业岗位,但是如果大家都不去(肯德基)吃,它如果倒闭的话,大家就找不到工作了。

凌宗伟:损失的是什么?

王成轩:其实最后损失的还是中国人自己。
凌宗伟:最后损失的还是中国人自己,有道理。我想跟大家分享一下英国哲学家卡尔·波普尔的一段话:“通过批判其他人的理论或猜想——如果我们能学会这样做的话——通过批判我们自己的理论与猜测。(后一点是非常需要的,但并非不可少的;因为如果我们未能批判自己的理论,那也会有别人来替我们这样做。)”我想请一位同学说说如何理解这句话。陈雨桐同学。

陈雨桐:我觉得通过批判他人的理论和猜想,可以帮助我们,让我们逐渐养成一种思辨性的思维,不是别人说什么我们都赞同,而是要学会从中发表自己不同的观点。

凌宗伟:大家同意不同意?史杰。

史杰:我跟他的意见差不多,就是自己也要学会批判自己的思维,因为有时候自己思维也有漏洞。

凌宗伟:我们思辨批判自己的思维,其实更多的应该是重新审视自己,审视自己固有的认识,当然我们在审视别人的时候,我们是简单的谈所谓的对与错,一定把道理讲清楚,我们今天就来谈这个话题好不好?

昨天老师已经把要批判的文本发给大家了(附后),我想同学们应该读过,读的时候我没有布置任何问题,现在请大家迅速的浏览一下思考一下PPT上的五个问题,

①一流医院只收最难治的病人,一流学校只招最好教的学生吗?

②何为“一流”,何为“好”?

③医院与学校有可比性吗,为什么?

④你觉得要解决名校“掐尖”的问题关键在哪里?

⑤从你所具备的知识出发,就“事”说“理”需要注意些什么?

然后我们大家来交流,好不好?选择你有想法的,或者阅读的时候发现的(问题)进行思考,也可以先相互之间交流交流,不要这么拘谨,你们拘谨我也拘谨。想好了可以在笔记上写上关健词。

(学生思考、交流)

整理者提示:( ③医院与学校有可比性吗,为什么?)

好,胡阳同学第一个发言。

胡阳:我觉医院与学校比是非常不好的!医院是国家给公民的治疗疾病的,学校是为了让优秀的人更加优秀,成为国家的栋梁。我在这篇文章中看到他有提到教育的改革,让最好的学校教最差的学生,但是这样做应该是有问题的。孩子不一定要接受最好的教育,但要能够有最切合的教育。就像现在德国的教育方式就是这样,如果这个孩子没有这个学习能力的话,他会培养他的职业能力,进行职业教育。

凌宗伟:你很厉害,为什么说你厉害!你既然知道德国的中小学是采用的是分层教学,你也认为一流的医院和一流的学校比较是非常不契合的!

整理者提示:(②何为“一流”,何为“好”?)

我想问一个问题,你们这个上海师大附中是不是一流的学校,大家说没关系?

学生:是。

凌宗伟:是不是?是!那上海师大附中跟复旦大学附中相比,是他们牛还是你们牛?

学生:我们。

凌宗伟:对了,很自信!学校是不是一流,有没有一个标准?

学生:没有。

凌宗伟:我如果问复旦附中是不是一流的学校,我们想想他们怎么说?

学生:我们也是。

凌宗伟:当然我们也是一流。我再问第二个问题,一流的医院有没有一个标准,比如说中山医院,再比如说浦东医院,谁是一流?

学生:都是一流。

凌宗伟:都是一流,好,我们把这个问题搁下来。有没有同学要给胡阳同学补充的或者意见跟胡阳同学相左的,有没有?马跃达。有意思了。

马跃达:我个人认为,要鉴别一流的医院和一流的学校,应该看他们(病人),一个是出院之后怎么办,(学校)招进来的学生(要看)他们走出校门是怎么样的。

凌宗伟:你(是说)不止是看当下,而是(还要)看他的未来,比如现在上师大附中是一流的学校,但是究竟是不是一流,还等着读大学以后,这些同学的走向(社会)以后,是不是这个意思?

马跃达:有这个意思。我觉得就是要看学生的素质是不是被这个学校培养好的。这是学校的一流的标准。

凌宗伟:“有这个意思”,“有这个意思”的潜台词是什么,就是还有别的意思。还有别的意思吗?(魏一晨)。

魏一晨:我觉得判断一个医院或者学校是否一流的标准是根据“目的”来的。学校的目的是培养更优质的学生。那么更优质的学生在我们普遍看来应该是分数与他考上的大学好坏否。医院是看出院病人康复的程度。这样学校、医院我认为是没有什么可比性的,学校为了达到目的,他们必须要“掐尖”,他们必须要优质的生源才能达到他们的目的,就是这样的良性循环才能保证他们一如既往的像以前一样,越来越往上升。但是医院为了达到他们的目的,医院的目的和学校不一样,医院的目的主要是以挣钱为主,他们为了达到目的扩大社会声誉,他们收进来的不是最好治的那种,因为最好治的病人普通医院也可以治好,所以为了加大他们的声誉,除了最好治的病人以外,他们肯定要治疑难杂症这种,只有治好别的医院治不好的,才能显现他们医院的优势,让病人想要到他们医院来就诊。

凌宗伟:长海医院、长征医院、中山医院收不收不是疑难杂症的病人?

魏一晨:收。

凌宗伟:你们这个班上有没有不是一流学生?

魏一晨:应该有吧,还没有注意过。

凌宗伟:胡阳同学还想讲吗?。

胡阳:我是同意前面那个同学的观点。

凌宗伟:哪个同学?不要用“那个同学”来称呼别人。

胡阳:魏一晨的观点,一流医院、一流学校因为存在的目的不同,没有什么可比性。

凌宗伟:我刚才的问题是,何为一流的学生,何为品优的学生。

胡阳:按照现在这种观念,综合素质比较高,或者分数比较好就是一流的学生。

凌宗伟:综合素质比较高,或者分数比较好的。那么考试成绩不好,那就是不是好学生?

胡阳:这也不是,他在学业这方面可能比较差,但是在其他方面比较好。

凌宗伟:你就是说所谓的好学生有没有一个明确的标准?

胡阳:按照现在中国的体制,应该都是分数。

凌宗伟:按照现在的框架下,分数,大家同意不同意?我们刚刚看到文章里是不是讲的所谓好学生就是你说的标准,各位同学怎么看,文章里面是不是说好教的学生就是胡阳同学说的那个标准,就是考得好的学生?

胡阳:是的。

凌宗伟:是的?你刚才又讲了未必考的好学生就是好学生,未必考不好的学生就是不好的学生,你刚才有这个意思吗?

胡阳:有。

凌宗伟:有的话,那这文章就又有问题了。其他同学有没有补充?徐然同学。

徐然:我觉得这个不仅是个观点问题,我觉得这个文章通篇就有问题。因为作者在写这篇文章的时候是基于作者潜意识,他觉得好学校里面老师都是好老师,不好的学校里都不是好老师,因为第一页最后一句话他说优秀教师教优秀学生是理所当然的,第二句话是说一般的学生没必要配这么优秀的教师,但是如果(联系起来)看(就有)一个问题,他的观念是说,什么叫优秀的教师,这个优秀的定义到底是什么?

凌宗伟:我想问一下我算不算优秀的老师?

徐然:我跟您接触时间不长,一时不好断定。

凌宗伟:很好。继续。

整理者提示: (①一流医院只收最难治的病人,一流学校只招最好教的学生吗?)

徐然:然后我觉得这个作者很激动,他一直觉得为什么优秀的老师要教优秀的学生,我一直很好奇他这个优秀的定义是什么,比如一些普通的学校,那些学生可能问题很多,有些人可能天资比较聪明,但是不求上进,所以分数没考好,考到比较普通的高中,这时候老师要提起他学习的兴趣。有些人可能是一心向上,想要考一个好一点的大学,但是他可能天资比较笨拙,他们可能再怎么努力也很难提高一分,这时候老师要帮助他提高专业的知识。所以优秀的教师有很多综合原因,他涉及到学生的方方面面,不能只是以很片面的去看。比如第二点,一个校长跟一个青年教师说,你这么优秀却在那样的学校守着那样的学生,这个优秀是什么,你是名校毕业,还是你是高级教师?这样的教师特别优秀,你就不应该到很差的学校吗,你一定要教那些好的学生吗?有很多到乡下扶贫的老师,那些农村的孩子他们基础也很薄弱,去支援新疆西藏的那些老师,他们难道就不是好老师吗?他们的学生天资可能不是很好,但是他们有把他送到城市里,让他在原来薄弱的基础上(上)一个很大的台阶,难道这些老师就不是好老师吗?所以我觉得对作者提出的观点是很置疑的。

凌宗伟:你的言辞如江水滔滔,我更敬佩的是你读文章读得很细,你的每一个观点,都是来自文本当中具体的内容。我们跟别人说理的时候,一定要有根有据。请坐下,现在轮到你了。

整理者提示:(④你觉得要解决名校“掐尖”的问题关键在哪里?)

学生男:我先来说一下,就是说,我觉得可以从学校和医院两方面考虑,把他们的区别说一下,医院和学校是可比性很差的。首先医院和学校的目标是完全不可比的,就是说医院的话无论是小医院、大医院,还是差医院、好医院,目标都是相同的。这个病人恢复健康有统一标准参数的。而学校完全不一样,针对不同学生有不同目标,如果你是有潜力的学生,你可以把他打造成多方面综合性的人才;如果是在某方面特别有天赋的学生,你可以把他打造成在某一方面特别有造诣的学生。

如果我们要谈这个“掐尖”问题,不如先同家长和社会观点入手,因为我们进行教育改革很大的因素是家长和社会的观点(关联的),他们认为学校和学生好的评分标准就是一个分数和成绩,我们可能跟他讲那些道理,你这个学生要有理想和其他方面的造诣,这个可能都不是重要的,他们有比较偏颇的观点在里面。有比较好的改革行为,他们觉得像传统意义上的名校比较好,清华北大进去以后一定有很好的结果出来。

凌宗伟:清华北大出来的学生一定会很好的结果,这句话有没有问题?

学生男:当然是有问题,清华北大出来更好的学生即使是比一般的学生更大一点,(也)因为他有思想层次更高的教师在里面。要解决名校问题的关键,我觉得有一个必须要解决,社会上对于一些比较低层次学校的尊重是缺失的,就导致名校“掐尖”变得很容易好,像很合理一样。

凌宗伟:你为什么要用“好像”很合理,而不是用合理?

学生男:因为确保这个观点的严谨性。

凌宗伟:用词严谨,加入一些修饰(语)。

学生男:还有一个非常现实的问题就是师资,如果我们的师资并不那么短缺,每一个学生都能得到应有的高质量的教育,我们还纠结到底选哪个学校,到底怎样考试,我们就不会担心这个问题了。这个师资如果能解决是非常好的途径,如果师资解决了很大程度上,这些问题也会跟着解决,目前的观点就是这样。

凌宗伟:我再补充一个问题,病人跟学生最大的区别在哪儿?杨毛毛同学。

杨毛毛:我觉得最大的区别,病人如果治不好病就要失去生命,但是学生你学习不好还有别的出路。

凌宗伟:病人治不好就要死,学生学不好不会死,还可以继续活。金泽睿同学,不好意思仝泽睿。

仝泽睿:我觉得病人和学生的标准不一样,因为(给)病人治病,那么它的标准是获得健康,但是对于学生讲课或者教学生的话,每个人的标准是不一样的,比如说好学生他来到一个好学校,他在学习过程中标准可以定得非常高,或者这个方面有一个其他的标准,但是如果是一个成绩较差的学生,他的标准(就有)不一样的地方。所以每个人什么标准不一样,老师教的也可以不一样,那如果达到这个标准,就是好教的,但是如果没有达到这个标准,哪怕是好学生考上一个好专业没有达到一个标准,那这个标准是失败的,所以如果把病人和学生比在一起不太恰当。

整理者提示:(⑤从你所具备的知识出发,就“事”说“理”需要注意些什么?)

凌宗伟:其实我刚刚把那个仝泽睿同学喊成了金泽睿同学,什么原因?

韩泽睿:这种情况比较多,因为大家见到这个姓比较少,所以都习惯了。

仝泽睿:我觉得病人跟学生最大的区别应该是病人有医院的选择权,应该说大部分的学生都不会学校的选择权。

凌宗伟:有没有道理,病人有钱就有选择权,但是大部分学生选择学校即便有钱也选不到(他想上的学校)。张微同学。

张微:我觉得一流的医院只收最难治的病人,一流的学校只教最好的学生是有问题的。因为一些病人患了癌症,但是不是晚期,也是比较好治,但是他不想让病情恶化,然后他到一流的医院,医生说对不起我们不收你。

凌宗伟:只收疑难杂症,只收好学生,这样的想法问题在哪儿?

张微:如果不收,可能好治的病到最后会变成难治。

凌宗伟:我先要解决一个问题,语言表达上,只收一流的学生,只收好教的学生和只收疑难杂症,这样的语言表达有什么问题,我们刚刚(上一课老师)在谈逻辑,这犯了什么错误?我已经提出问题了,是不是长征医院、上海医院、中山医院只收疑难杂症,是不是上师大附中只收好学生?

学生男:应该是以果导因,医院方面是以果导因。

凌宗伟:在医院方面是以果导因,在学校方面呢?以偏概全,既收疑难杂症,又有非疑难杂症,既有好教的学生,又有难教的学生,你现在说只收是不是以偏概全,我们在讨论问题的时候要防止以偏概全,请坐下。下一个。

马越:我对第一个问题探讨,因为这个问题我昨天也自己思考过,我最后思考的结果,我的答案是这样的,我觉得最难治的病人应该去最一流的医院,最好教的学生应该是最优的学校。

凌宗伟:最难治的病人要到一流的医院,最好教的学生应该到最好的学校。

马越:我个人认为是这样。

凌宗伟:如果没办法选择学校呢,高中可以选择,初中小学肯定不好选择,是划片(招生)的,你是不是有这个经验,你上小学、初中的时候,是不是想上哪所学校就上哪所学校,不是的。

马越:但是我觉得最一流的学生应该选择最好的学校。

凌宗伟:为什么?有没有道理?也有一点道理。闫致远同学。

闫致远:我觉得这个类比本身有很大的问题,首先这个作者可能把自己的情感架构在理性上,他并没有认真的考虑这个问题,他直接的问题在讨论后面。

凌宗伟:他还真说过这句话,你不要跟我谈学理,我谈的就是老百姓看到的事实,他真说过。

闫致远:他可能就是关注老百姓,老百姓主要关注的是问题(掐尖),我想说的是,写这种文章最好是以客观的观点,理性的思维来评判。

凌宗伟:很好,请坐。写文章一个要理性,第二个要客观,还要讲点什么?不能以偏概全,不能以果推因,要讲点逻辑(板书:客观、理性、逻辑)。怎么说明一件事情讲清楚,第二个要客观,第三个,还要自圆其说,所谓自圆其说就是要讲点逻辑。如何就事说理?要避免,立场正确,什么都正确的思维框架,其实我们闫致远同学刚才已经讲了。这篇文章出来以后,我们江苏有一位特级教师,很有名的吴非老师,就对这篇文章提出了批评。这个批评文章出来以后,此文的作者就讲到我刚才讲的,就在第二篇文章当中讲了我刚才讲的这句话,不要跟我谈学理,我谈的是事实,是大家认识的事实,据说他现在已经写了第八篇《为什么一流的医院收疑难杂症的,一流的学校收好教的学生》,同学们感兴趣的话可以到网上去查一查读一读,因为时间关系我就不再讲了。第二个,要避免自说自话,我给大家的提醒是要避免自说自话不讲逻辑。

第三个,要以公正的态度冷静的批判,我刚才讲的批判更多的是批自己,不是拿着刀杀人的,先要砍自己,把自己砍得血淋淋的,我网上有个绰号叫凌扒皮,扒人,扒己,被人扒。任何人的言辞出来以后,就是要被人评说的,要坦然的面对他人的言说,这是我给大家的建议,同学们在你们的认知基础上去谈一谈如何说明。为了帮助大家,我向大家推荐几本书,一个,《简单逻辑学》,它就是可以帮助我们训练如何防止以偏概全,如何在群体言语和自我言说之间找到关联。再比如说另外一本书叫《明亮的对话》、《优雅的辩论》、《猜想与反驳》。任何人的观点和立场,只是在他个人知识基础上的一种猜想,谁也不可能掌握真理,虽然我们都在寻找真理,但是真理是什么,不瞒你们说,我59岁了还没找到,我相信你们可能会找到,但是要明白,我们找到的所谓真理,只是在某一种情况下只是我们的一种猜想,最好我们能够对事实的猜想不断的审视和批判,同时还要冷静的真正的以一种谦卑的姿态接受别人的审视和批判,而不是胡搅蛮缠。外还有一本书《论证是一门学问》。我们今天的作文是什么?我们今天的作文就是我们如何看待名校“掐尖”的问题,注意,不是作文的标题,而是一个范围也好,话题也好,我建议同学们可以从三个角度选一个角度,一个谈原因,第二个谈结果,第三个谈收获。

好,时间到了,感谢大家的配合,下课。

附文:

为什么所有一流医院收治的都是最难治的病人

而所有一流的中学招收的却是最好教的学生

李镇西 

为什么所有一流医院收治的都是最难治的病人,而所有一流的中学招收的却是最好教的学生?谁能回答我?谁又能破解这个难题?而破解这个难题,也许是中国基础教育走向优质均衡发展的希望所在。 

所有一流医院收治的都是最难治的病人,而几乎所有一流的中学招收的却是最好教的学生!

如果我问:“为什么最好的医院收治的都是最难治的病人?”估计人们的答案是一致的:“一流的医院条件最优越,设备最先进,医术最高明,所以谁家有了危重病人或绝症患者,首先想到的当然就是那些响当当的著名医院著名医生啦!” 

的确,每个地区“最牛”的医院收治的都是其他医院难以治好的病人。老百姓看中的是这些医院里的名医,而所有名医之所以是“名医”,就是因为他们能够治最难治的病人。这是所有名医的价值和尊严所在。 

那么教育呢?众所周知,至少就中学而言,全国所有高升学率的名校,无一例外的又是当地高密集高垄断的“优质生源”学校。这种现象其实我们早就习以为常了;但和医院一比,我们是不是觉得有点不对劲儿?难道名校和名教师的价值和尊严就是靠教“好教”的学生体现出来的吗? 

医疗和教育当然有各自的特点,但就从业者的专业含量与职业尊严来说,应该有相通之处,那就是面对的职业对象(病人或学生)越难(难治或难教),对从业者(医生或教师)的专业水平要求就越高。但我们看到的却是,所有一流医院收治的都是最难治的病人,而几乎所有一流的中学招收的却是最好教的学生! 

目前,难教的还是“后进生”

什么叫“好教”?我们似乎还先得界定一下“优秀生”的含义。简单地说,所谓“优秀生”是指品学兼优的学生。但“品”太抽象,无法量化,因此通常人们说的“优秀生”往往指的是能够用分数衡量的“尖子生”。这类学生不但考试成绩优异,而且往往天资聪颖。从升学的角度讲,比起成绩平平甚至学习困难的学生,他们更容易在中考高考中成绩优异名列前茅,当然更“好教”。 

也许有人会反驳说,名校招收的“尖子生”其实并不好教。正因为这些学生成绩优异,天资聪颖,所以对教师的素质要求更高,更富挑战性,所谓“高智商的学生需要高智商的教师”,因此“优秀教师”教“优秀学生”是理所当然的,是“好钢用在刀刃上”。

 这个观点貌似合理,隐含着的潜台词却是,对天资平平的孩子和“后进生”的“提升”要容易得多,对教师的要求也不那么高,所以对一般学生来说,没必要配备那么优秀的教师,这也是“理所当然”的——我就亲耳听一个名校校长对一普通学校的青年教师说:“你这么优秀,却在那样的学校守着那样的学生,说轻些是‘浪费人才’,说重些是‘糟蹋人才’。”

名优教师教“尖子生”的价值当然不可否认。如果对名校的评价标准不是简单地看其绝对的升学率和升学人数,而是看其学生的“增值幅度”,那么我们的确还不能简单地说“优秀学生”就更“好教”,因为“尖子生”已经很出众,教师的主要任务不是让其学好,而是让其好上加好,出类拔萃。学生学习基础越好,学习能力越强,学习天赋越高,“提升空间”也就越来越有限,教师让学生在其原有基础上“增值”就更加困难。从这个意义上说,优秀的学生的确有其“难教”之处。 

但目前中国对基础教育学校的评价标准,事实上大体还是以分数论英雄,以升学论成败。拿这个标准衡量,“难教”的绝对是“后进生”,而不是“优秀生”。以高考为例,在普通学校甚至薄弱学校,高一新生都是被各级名校一遍遍“淘汰”剩下的,这样的学校三年后哪怕有一个学生考上大学都非常困难,如果考上了应该是“意外”或者说“奇迹”;而那些在招生中“掐尖”甚至是用“收割机”大面积收割最拔尖学生的名校,三年后学生“成建制”地考上清华北大,实在是理所当然。但是,我从来没有听见过一所“高考辉煌”的名校说过他们之所以“辉煌”,是因为生源好。 

“因材施教”四个字是教师的教学智慧和教育艺术,而不是“招生政策”

我曾经在一流的重点中学教过书,也在普通中学教过书;我曾经教过生源最好的班——学校为升学竞争而办的重点班(当然,名字不叫“重点班”而叫“实验班”),也曾经带生源一般的普通班,还带过集中了许多“差生”的“后进班”。如果以升学率的标准来看,教普通班和“后进班”显然比教“实验班”不知要吃力多少倍——前者往往事半功倍,而后者往往“事倍”还未必“功半”。因此,普通学生和“后进生”远远比优秀生更考验教师的综合素质。
 
有人可能会以“因材施教”来肯定“好学校招好学生”的正当性。可我要说,如果是大学这样做有其合理性,因为高等教育正是根据学生不同的知识基础、学习能力和天赋资质施以不同的专门教育,以培养出专门的人才,所以大学分为“一本”“二本”还有专科等等,这无可厚非。但我们这里讨论的是基础教育。 

什么叫“基础教育”?就是对所有适龄孩子进行“基础知识”的教育,其基本属性是公平与均衡。所谓“因材施教”的原则,在基础教育阶段应该体现在教师对同一学校同一班级不同特点的学生采取不同的教育教学方法。换句话说,“因材施教”四个字是教师的教学智慧和教育艺术,而不是“招生政策”——在中小学义务教育阶段,就把学生分为三六九等,以“优胜劣汰”的原则将学生“分流”到普通学校、重点学校、一流名校等拥有不同教育资源的学校。如果说靠市场生存的私立中小学抢招优质生源情有可原的话,那么用公民纳税的钱所办的公办中小学也这样做,实在是说不过去。凭什么要把本来属于全民的公共优质教育资源集中在少数学校,让少数“优生”享受呢?这哪里是什么“因材施教”?简直就是明目张胆的教育不公!

是的,如此“因材施教”已经严重远离教育公正,使名校和普通学校、薄弱学校之间的差距越来越悬殊。因为有了大量的名师优师,又招收了大量“优质生源”,学校在升学率上自然每年都“再创新高”,这样的学校的教师也自然凭着“突出的教学成果”有更多的评上名优教师的机会,于是这样的学校又吸引了更多的名师优师和“优质生源”;而普通学校特别是薄弱学校,则留不住优秀教师,“优质生源”也往往流失,学校的升学率自然难以与那些名校相比,于是,想调离的教师越来越多,愿意在这样学校就读的优秀学生越来越少……这是一种恶性循环,而且这种恶性循环还在继续。更可怕的是,在某些地方,教育行政部门事实上是在默认甚至纵容这种恶性循环!这就是为什么许多地方都出台了许多遏制“择校生”的文件和相关措施,但实际上“择校生”现象依然存在甚至愈演愈烈的重要原因。 

所有孩子都需要优秀教师,“后进生”更需要优秀教师

教育的良知告诉我们,所有孩子都需要优秀教师,“后进生”更需要优秀教师。只有能提升普通学生和后进生的教师才是真正的优秀教师。如果一个教师只能教优秀学生,他不是真正的优秀教师。
 
我愿意重复一遍我的疑问:“为什么所有一流医院收治的都是最难治的病人,而所有一流的中学招收的却是最好教的学生?” 
谁能回答我?谁又能破解这个难题?
 
而破解这个难题,也许是中国基础教育走向优质均衡发展的希望所在。 

原文刊于《中国教育报》
(作者李镇西,四川省中学语文特级教师)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