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宗伟:思维训练需要梯度,思考方式需要引导

2017年12月,我在大连用一课时,借教育学院附属中学高二年级的一班学生班执教了人教版高中语文必修3中的《多思善想:学习选取立论的角度》。我是这样设定这堂课的教学目标的:在引导学生对各种不同材料的分析讨论中,让学生明白,对同一个人、同一件事、同一个观点,不同的人会因种种原因而有自己的认识,要保证自己的认识能站得稳,立得住,就要“多思善想”,选择一个自己能说得清,道得明的观点,而不能一味地只谈立场,不谈理性。

上课伊始,我通过PPT给同学们呈现了大家熟知的这张图片,提了一个极普通的问题:这两人为什么会发生分歧?

同学们几乎毫无例外地认为,这是因为他们处于不同的观察角度造成的。

于是,我跟同学们讲,《多思善想:学习选取立论的角度》这一专题,其实就是要让我们明白,人是要学会思考的,观点鲜明的前提是“多思善想”,“多”强调的是不能一根筋走到底,要从不同的视觉看待人与事,乃至他人的观点;“善”强调的是如何用精炼、准确、明白的话让别人听明白,让自己的观点站得住,立得起。

接下来,我问,为什么鲁迅先生会说,一部《红楼梦》,经学家看见易,道学家看见淫,才子看见缠绵,革命家看见排满,流言家看见宫闱秘事?

有不少同学认为,这是因为每个人的身份决定了他们见识的不同。
我又给同学们讲了一个故事:

一只青蛙和两只天鹅是朋友,天鹅要去南海旅游,青蛙也想去,却不会飞,它就想出个聪明办法,找来根木棒,让天鹅各咬一头,自己咬中间。但天鹅告诫它,无论路上发生什么都不能说话,青蛙表示同意。结果,路过森林,小动物看到高声赞叹,说天鹅太聪明了,能想这么好的办法,青蛙听了心里不舒服;路过村舍,农民看到了,更为赞叹,大声喊着说天鹅聪明,能想出这么好的主意。本来就不舒服的青蛙实在忍不住了,就大声喊:“这个主意是我想的呀……”结果,话音没落它就掉在地上摔死了。

我问,我们从这个故事中想到了什么呢?

有位同学说,他从这个故事中想到了一句话,“人不知而不愠,不亦君子乎。”这个青蛙被误解了,它就是气愤了,没了理智(大声喊:“这个主意是我想的呀……”),从而导致自己掉在地上摔死了。
另一位同学觉得,每个人都应该是提高自身修养,面对别人的不理解,要理智对待,不能冲动。

还有一位同学的观点是,人只有活着才能证明自己,在不理智的情况下证明自己只能找死,活着比名声更重要。

也有同学觉得,这个故事主是讲了这样一个道理:人要变成真正的强者,而不是看起来变得很强。这青蛙想到这个好主意已经是非常不容易的,但它非要证明一下自己的厉害,结果丢了性命。这是没有必要的。人需要成为真正的强者,而不是要成为让别人看到的强者。

同学们就这样在上述不同的观点中,自然地明白了这样道理:对同一件事,不同的人因角度不同,看法就不同。

接下来,我给同学们呈现了与打伞有关的三张图:

一是,美国纽约皇后区的马路上,一对父子走在人行道上,父亲穿着衬衫、手提公文包,尽管全身湿透,右手的伞坚定地举在儿子头上,小男孩背着书包,迈着轻快的步伐,似乎并没有发现自己的父亲已经被雨水淋湿;一是,路人在珠海香洲总站某地下通道入口处拍到的一张“坑娃”照片,照片中,一位母亲在下雨天打着雨伞,竟没有遮自己的儿子;一是,在伦敦街头,同样是爸爸和一个五六岁的孩子,也是下雨天,这位英国父亲很自然地把伞打在了自己头上,蹦蹦跳跳的小女儿淋着雨,牵着父亲的手走在人行道上。从照片上看,地面湿了,看来雨也并不小……我没有设置问题,只是让学生在观察比较中与大家分享自己的所见所思。
有位同学说:第一张名字好像叫《中国父子》:下雨了,父亲把伞给孩子打了,自己淋着雨。第三张图片好像是英国的:下雨了,父亲把伞给自己打着,孩子淋着雨。两张图中似乎孩子都很快乐。所以,我想到了,到底什么叫做真正的爱。

中间那张应该是:下雨了,一个母亲将伞倾向了路边蹲着的一位拣垃圾的的人,一只手护着自己孩子的头,帮孩子挡着雨。

我于是问,同样是打伞,为什么会有不同的行为?

有同学认为,这三幅照片可以分两组看,第一幅和第三幅是因为生活的环境不同和文化差异,造成他们对孩子的教育方式的不同,中国父亲以呵护孩子为爱,英国父亲以尊重孩子喜欢淋雨为爱。然后第一幅图、第三幅和第二个幅图也可以分为两组,一组是父亲,一个母亲。可能因为性别的差异导致对孩子教育方式不一样,母亲这是用行动教孩子要学会照顾别人。而父亲两位父亲考虑的是保护孩子,当然他们的保护方式是不一样的。
针对上述观点,我的提醒是,同学们能认识到生活环境的不同、地域文化的差异,导致了父母们教育子女的理念不同,是了不起的,但我们是不是应该思考一下,父亲总是要保护孩子,母亲更倾向教育孩子关怀他人的观点是不是值得商榷?或者,我们从这位母亲打伞的方式上还能看到些什么?

同学们通过讨论得到的结论是,母爱与父爱相比,母爱更了不起!

于是我讲,这大概就是为什么人们认为母爱是博大的,她除了想到自己的儿子还想到了别人。所以我们经常用母爱来形容博大的爱,而不用父爱。

接下来我还让同学们讨论了大家熟悉的另外一个故事又给了我们怎样的启示:

一个老太太有两个女儿,大女儿开洗衣店,小女儿开伞店,每逢天气阴沉,老太太就担心大女儿的衣服晾不干;每当天气晴朗时,老太太还是愁眉苦脸,担心小女儿的伞卖不出去,后来,在一位智者的点拨下,老太太终于笑逐颜开。在下雨天,老太太为小女儿生意兴隆而高兴;在天气晴朗时,她又为大女儿顾客盈门而欣喜。

有位同学说,看到这个故事联想到在网上看到的一个故事,同样是一个玻璃杯里装了半杯水,有两个人,一个人看说的是,还有半杯;另一个人说的是,怎么只剩半杯。其实每个人在特定的情况下看到的那个事物、环境是没有变的,但是这个人如果看待事物的态度变了的话,就会看到两个完全不同的结果。

经过上面的讨论,让同学们自己,概括归纳人们对同一个人、同一件事、同一个观点之所以会有不同的观点,大概会因哪些因素的影响水到渠成了。

人们对同一个人、同一件事、同一个观点之所以会有不同的认识,是因为人们所处的位置、身份、以及生活环境、文化背景,以及观察的视角和看问题的情绪等多种不同的因素造成的,问题是,如何做到言之成理,如何具备说服力。有些观点立场正确,未必就是正确的。表达立场观点前,还是要多想想。

讨论到此,这个话题似乎可以打住了,但为了启发学生的思辨性思维,我将几年前争论得比较热火的“打伞门”事件拿出来请同学们讨论(这是原教学设计中没有的)。没想到的是这番讨论告诉我的是,高中生对这一事件的认知,远远超过了当年我们这些老师的认知。下面是讨论的课堂实录:

凌宗伟:其实,我们不少中国人的思维方式往往是立场先行的。同学们有没有听说过媒体所称的“打伞门”事件?大概两年前的春天,有一位小学的美女老师带着班上的同学去春游,太阳好大,有个学生给她打伞了。没听说过也没问题,我的问题是,如果一个老师跟一个小学生在外面行走,下雨了,或者太阳太大了,就一把伞,你们觉得是应该那个小学生给老师打伞,还是应该老师给那个学生打伞?麻烦你起立一下,张奥博,请问今天下雨了,就一把伞,是我打伞还是他打伞,王力成?张奥博请坐。

王力成:应该是张奥博给您打。

凌宗伟:为什么?

王力成:您前面说的是一个小学生和一个老师,但是张奥博跟您是一个高中生跟一个老师。因为高中生应该有的素质让他知道,他应该照顾长辈。

凌宗伟:小学生就不应该照顾长辈?

王力成:小学生也应该照顾长辈,但小学更应该受保护。

凌宗伟:同样是师生关系,为什么在小学里要老师保护学生,而到了高中就要高中保护老师呢?

王力成:因为相对而言,小学生是未成年人,没多少自理能力。

凌宗伟:请坐,有不同意见吗,陈彭玉?

陈彭玉:其实我觉得谁打都无所谓,在那种情况下,就是谁高谁就打呗,如果你高的那个人打两个都能受益,矮的那个人打只有一个人能被伞遮住,如果要照顾到高个子,比较吃力。
凌宗伟:同学们觉得陈彭玉讲得有没有道理啊?

同学们齐:有!

凌宗伟:高个子给矮个子打,健康人给残疾人打,是常识,是基本的道理。但是“打伞门”发生以后有一个著名的特级教师写了一篇很牛的文章,说“学生给老师撑伞何错之有?”,并且赢得了老师们的大量点赞,而我则认为,这位小学老师是不应该让学生打伞的,原因不仅如同学们刚才所说,谁高谁打。还因为师生关系间教师应该秉持的职业伦理。

为什么我们会有这样的分歧?其实就是立场不一样。不少老师是站在学生要尊敬老师,要感恩、要回报的立场来看问题的,而我是站在生活常识和教育伦理的角度来看的。常识告诉我们,一般是高个子给矮个子撑伞;从教育伦理的角度来看,这位老师的行为是教学行为,是带着学生去郊游的。我这,也是立场,但这个立场背后是有道理的。同样“学生给老师撑伞何错之有?”的立场背后也是有道理的,他们认为教育就是一种爱,有爱就有感恩,有爱就有回报。但唯独忘掉了基本的伦理和常识。

所以,我们要明白在看待问题的时候不能够只讲立场,还得讲究理性。有一本书叫《快思慢想》,是诺贝尔奖获得者康纳曼写的,他认为,人的思维方式有两套系统,一套系统是感性,一套系统是理性,感性来得快,理性来的慢。人们在遇到问题的时候,往往就是凭直觉和感性来判断的,而把理性给忘掉了。有人将感性跟理性比喻成象与骑大象的人。人本来骑着大象,是要让大象带着自己走向既定目标,但是行走的过程当中,骑象人往往忽视了牵扯那条缰绳,于是在很多时候就被大象带着走了。这就是我们在考虑问题的时候的通病,往往是感性战胜了理性。我们在什么情况下该相信灵光一闪,什么時候该三思而行,该运用哪些技巧避免免常常使我們陷入思考偏颇和误导,有机会建议读读《快思慢想》。

同学们觉得,我们今天来思考问题的时候要不要感性?

同学齐:要。

凌宗伟:要不要理性?

同学齐:要。

凌宗伟:要让理性跟上感性,虽然理性,或者说思维的第二系统来得慢,但是我们不能丢下理性,只凭感性。在看到一个问题的时候,凭直觉可能会形成一个判断,紧接着需要做的是,审视一下我们这个判断有没有依据、有没有道理,除了这些依据与道理,还有没有其他依据与道理,在这些依据与道理中,哪些才是最靠谱的。遇到一个问题,不要轻易下结论,要让感性跟上理性,唯有多思善想,才有可能找到一个合适的论点。

之所以插入这个不在预设中的版块,一是因为,我所主张的“遇物则诲,相机而教”,“遇物则诲”从设计思维的角度而言,就是对有关的教学资源的处理,是要有预设的,这预设就是设计,但教学设计只是设计,“相机而教”强调的是,在具体实施的时候,是要根据当时的情境调整的。二是从上面学生讨论的情况来看,这班学生的阅读面比较宽泛,思考问题的视角也是多维的,但欠严谨。这时候就要给他们搭建相应的支架,让他们以后思考问题时在严密一些,学生的思维进阶,是需要梯度的,思考方式也是需要教师或其他成人引导的。“相机而教”,强调的是一种教学机智,一种教育智慧。

接下来我让同学们看了“罗辑思维”罗振宇先生一个视频演说的片段《你选哪一道题目来做》,并向同学们提出了观看的要求。

凌宗伟:有一个电视节目叫“罗辑思维”,不知道同学们知道不知道,不知道也没关系。谈到伦理选择,我们不妨来看一段罗振宇先生关于伦理选择的视屏演讲。请同学们在观看时注意捕捉相关的信息,谈谈我们怎么来看相关的问题?

视屏的内容如下:

对现代化的基本伦理规则的逐渐的侵蚀,不仅是在中国,在苏联,甚至是在美国,你觉得就没有这样的痕迹吗?有哇。那个著名的民主党总统肯尼迪在上台的时候,总统演说的时候,据说讲了一句著名的话嘛:不要问国家为你做了什么,一定要问你能为国家做些什么。哎呀,掌声雷动,美国人民也被忽悠哦。

结果有一位经济学家叫弗里德曼,他就很愤怒的写了一段话说,搞清楚没有?到底是国家为了人民,还是人民为了国家?弗里德曼讲了一句特别经典的话,他说,我们自由主义者既不关心国家可以为人民做什么,也不关心人民可以为国家做什么,我们关心的是,我们人民可以通过国家来做些什么?

唉,其实不是说什么美国人就牛。认识到这些原则的,你比如说中国的现代自由主义大师胡适,他其实早就把这份道理讲讲得非常明白。在最早1917年的时候,胡适和陈独秀两个人发起白话文运动的时候,陈独秀嘛就是典型的,我们现在称之为真理并患者,就是心里有个真理,那个真理就成了他的一个病了。所以他讲家白话文的时候,他就讲过类似这样的话,说这个道理已经如此明白了,不容辩驳。这个事情就是真理。胡适说,哪有什么真理哟,我们这一代人认为的就是真理吗?慢慢的渐渐的才能搞清楚嘛。后来白话文运动有一个著名的批判者,就当时的晨报,后来有一天晨报的报馆突然被烧掉了。别人就问陈独秀说,你什么态度啊,陈独秀就说了一个字,该!胡适就很不以为然,后来就写了一封信,对陈独秀说,这里边说了一大堆,但总而言之就这个意思:我们不能以我们认为的真理来判断这件事情的是非,作为一个自由主义者,我们必须能够容忍不同意见,我们才有资格来谈自由。

在1930年的时候,胡适有一篇著名的演讲叫《介绍我自己的观点》,里面有一段非常著名的话说,若有人告诉你们,牺牲你们自己的自由去争国家的自由。今天我要告诉你们的是,争你们个人的自由就是争国家的自由。争你个人的人格就是争国家的格。一个现代化的国家不是由一群奴才能够建构的起来的。这段话非常有名。更重要的一段争论是发生在1933年,胡适和董时进之间,董时进这个人,实际上是一个很伟大的人,他是中国的农民学研究的先驱,而这个老人家后来为成立中国农民党等等做出了很多贡献。他在33年真的是被日本鬼子那种对中国的勃勃野心的激怒了,他写了一篇文章,这篇文章写得血气方刚,但是很缺乏理智。这篇文章的题目叫《利用无组织和非现代和日本一拼》,那大概是这个意思,他就是说,反正你们不说老百姓无组织嘛,说中国人不是现代化的人嘛?那,我们就用军阀的手段,我们去诈他们的钱,我们去拉他们的夫,我把他们逼上战场,我们让他们用血肉之躯去跟日本人硬拼,大不了中国和你们日本拼个你死我活。紧接着胡适就发表了一篇文章反驳董时进。这篇文章当中有三句重要的话,第一句“我很生气。”要知道对于胡适这种性格人来说,说出这样的话,这是很重的话。第二句,“如果董先生这种方式叫救国的话,那么请问亡国又是什么呢?”第三句话,“如果这叫作战,这叫救国,那我情愿亡国。”这三句话,1933年说的,距今又快100年了,它仍然回荡在我们周围。因为今天的人们仍然面对着这样的伦理选择,一方面是国家存亡,民族大义。一方面是个人自由,个人选择。请问我们在这个时代应该建立什么样的伦理标准,在建立这样的伦理标准的时候,我想,我们不妨可以参照100多年前,1884年海上少年理查德帕克死的那一瞬间的那个瞬间。你去想象那个场景。两道题目摆在我面前,为了多数人的利益,我们什么时候可以吃人?第二道题目,为了多数人的利益,即使是为了多数人的利益,我们有没有权利去吃人?这道题目我不知道你会选哪一道去做……

我提醒同学们,这段演讲虽然不长,但牵扯的问题相当多,我个人认为,至少牵扯到下面这些问题,这些问题,今天这堂课不可能都讨论到,同学们可以选择感兴趣的发表自己的观点:

人可以吃人吗

人民和国家

宽容与自由

个人和集体、国家

真理病患者

有没有真理

能否被辩驳

…………

凌宗伟:这是一段很有意思的讲话,我想请同学们就“人可以吃人吗”这个问题谈谈自己的看法,可以讨论一下。我们怎么来看?我们怎么来选择?不过怎么看不重要,重要的是言之成理。

(巡视中发现,张家瑞、梁宣豪两位同学讨论比较热烈)你们两个人PK一下,谁讲?

张家瑞:我们两个人的想法是一样的。

梁宣豪:他说,为了多数人利益我们什么时候可以开始吃人?就是既然我们是为了多数人的利益,那么这个人肯定适合称之为人,如果我们开始吃人,我们就是连理性都丧失了,这就不能称之为人,所以说,我觉得是既然为人的话,就算是饿死,也不能是做出这样的事情。

凌宗伟:还有其他同学想说的吗?我们先来说他说得有没有道理?既然是人,就不应该吃人,不管是为了多数人还是少数人。我给你总结一下,是不是这样?同学们赞成不赞成梁宣豪、张家瑞的观点?

多数同学:赞成。

凌宗伟:赞成。这其中就牵扯到我刚才讲的一个什么问题了?

多数同学:伦理、道德。

凌宗伟:对了,这就牵扯到一个基本的论理问题,那有没有不同的看法呢?很好,小赵同学请讲。

小赵:1884年海上少年理查德帕克死的那一瞬间,让我想到的是当我们没有选择的时候,如果我们想要生存到底我们应该选择什么?

我觉得是应该可以人吃人的,因为自己要生存,而其他人既然已经失去了生命,那对我们来说就是一种资源,我们一定要充分利用这种资源去活下来。虽然我们很不愿意承认,这个现实社会是人吃人的,但是事实上就是这样。比如,有个公司的CEO就是采用稀释股权的方式将两位合伙人赶出了公司,这其实就是一种人吃人现象,虽然没有那么血腥,但是就是人吃人。所以,我觉得“人吃人”这种现象是可以的,因为人们都是关心自己的利益,所以在迫于生存,或者是为了自己的利益时,人是会作出“人吃人”这种选择的。

凌宗伟:我想问两个问题,一个问题就是小赵同学所讲的那个“人吃人”,跟梁宣豪他们所讲的“人吃人”是不是一个概念?第二个问题,我想问,小赵,我们现在全班同学都很饿,他们准备把你给吃掉了,你干不干?大家可以讨论一下,小赵同学也可以思考一下。首先,第一个问题听清楚没有啊?这两个人的概念一样不一样?一样的话说道理,不一样也要说道理。陈天宇同学,你在自言自语什么啊?

陈天宇:我觉得这同前一阵子的一个电影挺像的,就是一对父子在末日的时候四处寻找食物,他们发现其他人已经是饿急眼了,已经开始吃人了。但是这对父子却没有丧失理智,即使看到同伴开始吃人的时候,他们也不想方设法去杀害他人,而是想方设法去救助他人。

凌宗伟:那你的观点呢?还没好想好?那慢慢想。好,镇定同学请讲。

镇定:我回答第二个问题,就是关于多数人吃少数人的问题。我认为对被吃的人是不公平的。无论对谁来讲,就是对被吃的那个人都是不公平的,所以我认为不能吃人。

凌宗伟:换一句话准确的表达一下,你想说的观点是什么?

镇定:就是关于一个公平的问题。

凌宗伟:看看我的表述跟你的表述哪个更准确,当我们在吃别人的时候,是不是应该想一想,当有一天我也会被别人吃的时候会怎样。

镇定:是。

小李:我是赞成可以吃人的。刚才陈天宇同学说的那对父子,他们保护人出于理性。其实我觉得吃人应该是出于理性,保护人是出于感性。当你的生命真的到最后一刹那的时候,你无法选择,你只能吃人。如果说这个班级里说要吃小赵同学的话,小赵自己肯定是不同意的。这就要看被吃的是谁,如果谁成为最弱的那个人,他是一定会被吃的,因为大家都很饿。第二个问题说就吃人到底对不对?这个得看吃的那个人是多数人还是少数人。有一句话,就是说一个事物的改变,必须要有革命,革命就要有牺牲,所以就是……

凌宗伟:要革命就要杀人?!

小李:对!这种情况下就是牺牲已经是在所难免的。我的观点是,极端情况下吃人是可以的。

凌宗伟:其他同学怎么看?

王正义:我不赞小赵、小李同学的观点。人,无论在什么情况下都不可以吃人。小赵一开始说的是吃人的尸体,那在人的尸体吃光的时候就会演变成吃快要濒死的人,然后演变成小李同学说的吃最弱的人,那么这就和梁宣豪同学说的,从一开始就是猎杀人、吃人没有什么区别。这就和二战的时候,纳粹德国一开始也是牺牲少数人的利益,但是后来战争发生了,就成了牺牲多数人的利益,最后德国人自己的利益也没有保证,所以我觉得牺牲少数人的利益,其实并不一定就能实现多数人的利益,所以我不赞成吃人。

凌宗伟:我为你的发言而喝彩。所谓真理越辩越明,好。有没有要说话的?小赵同学又要说,很好。

小赵:人到底可不可以吃人,其实有两种情况。第一个就是在人需要生存的时候,可以选择吃人;第二种情况下在现实生活中,就是现实生活中为了自己利益的最大化,很多人都会选择自己牺牲别人甚至自己的朋友。有个非常有钱的商人接受一个采访时说了一句话让我很震惊,这句话就是,如果是为了一百万的话,我不会去牺牲掉这个朋友,但为了一个亿的话,我可以选择一辈子跟他不当朋友。现实社会其实就是一个人吃人的一个社会,虽然不像真的吃人那么血腥。但在不断谋求自己的利益的过程中,就是一个人吃人现象,毕竟资源是有限的,而一个人拿得多的话,另一个就必定拿得少。如果你想要更多的利益,就必须牺牲掉别人的利益,其实这也是一种“人吃人”的现象。我觉得如果单理解为吃人肉的话那就狭隘了。如果放到自己谋求利益的方面来理解,才是一个正确的判断。

凌宗伟:那你的意思就是说为了谋求自己的利益可以不择手段?

小赵:对。

凌宗伟:快下课了,其他同学呢?

刘然:我不赞成小赵、小李他们的意见,人不应该吃人。人不应该只为了自己的利益而活。如果人只为了自己的利益而活,你的世界只有你自己,没有其他人,是不道德的。虽然说,我们要为了企业,为了自己的利益而付出什么,但如果因此就可以“吃人”,那这样的存在是没有意义的。

凌宗伟:小赵同学已经解释了我上面的第一个问题,他说的“人吃人”其实是对社会上的一些追名逐利的不择手段。问题是,他认为这些不择手段是正常的,是可以接受的。但多数同学是不赞成“吃人”的。遗憾的是下课时间到了,我的观点也是无论什么情况下,我们都是不可以吃人的。可惜的是,时间关系,无法展开。

我对这堂课的反思是,借班上课是有风险的。各种因素,可能会给学生制造遗留问题,这些遗留问题,如果他们的老师没意识到,对学生而言,其困惑或许会影响他们一辈子。另一个提醒是,语文教学,在许多时候不能拘于语文,学生的价值取向,靠灌输是不行的,只有当他们在自我审视,以及一定的知识积累和人生经验的基础中,在同侪影响下才有可能慢慢形成,甚至需要穷其一生,才有可能明白。这当中教师需要做的,就是慢慢地影响他们的思维方式,虽急不得,但绝不能放纵。当学生对一些社会问题的认识出现偏差的时候,就不应该只从教学进度出发,而将其放过去。必须舍得花时间,通过引导同学的思辨讨论,帮助学生厘清认识,慢慢地树立起正确的价值取向。



Comments are closed.